伊塔。
总有一天,我要在别的世界的晨光里唱道:我以前在地球的光里,在人的爱里,已经见过你,我爱你。
 

《交谈》

我也不懂
那些掉落的羽毛

软软的
飘在我们之间
或者
更接近我一点

他们小心的闪烁
那么轻那么细
那么,像猫咪睡去的须

没风的时候
你爱把一些言语晾在那里
然后很早就走了

《诗四首》

-贪婪

我是战士的诅咒

我偷取他的未来

我破坏他的过去

他得到的越多,看起来就越卑微

他将成为奴隶

臣服于光辉灿烂之物

我仍饥饿——喂我最亮的东西

-恐惧 

我是战士的克星

我居住在他的内心暗处

我使他跪倒在地

发抖且啜泣

无法举手防卫自己

我仍沉眠——唤醒我

-爱

我是战士的疯狂

我以信任与尊敬诅咒他

我阻拦剑锋的挥舞

藉由窃取他的热血

并换以温和的情绪

我还很渴——给我狂笑和热情的甜美红浆

-骄傲

我是战士的命运

我使他突出于同侪

他成为轻蔑之人,虽然他曾心怀尊敬

他成为巨人,虽然他以前是凡人

我仍欠缺应得的荣誉——将我自荣光中高举

记录我长年的事迹,彰显其荣耀

经由知识的传递,我的剑便能映出它的光芒...

《​我在附近的小公园的秋千上吃了一个三明治》

被悬挂着的我
在黑夜里漫游
我在附近的小公园
我现在,在秋千上

三明治有薄薄的几层
在黑暗里数不清楚
它比附近的房屋要低
手比秋千要低
我摇一下,就咽下一口
房屋有时就低过了手

像一束砂纸那样摩擦
却听不到摩擦的声响
像一个爱人那样等待
却只能等待落下影子
天空被划成两半
我薄薄的身体,合不上它

一些海水被鱼穿过
一些风被树穿过
被悬挂着的我
在黑夜里漫游

我在附近的小公园里
我现在就在秋千上

《​夜晚的缝制》

撕开的稻谷色帆布浮出陌生的肖像画
我在自己的出诊死于水晶顶针的误食
玻璃是暂时的
你安静,像站在墓前的人
尽管多余地将音乐加入进来

七点二十九分
预先决定容量的货船
从北方起锚,越过柔软的羊皮
为了以某种方式快速完成
极其需要
开始就已完成的

《倒茶》

茶壶是铜官陶
茶叶是乌龙茶

我提起
倾斜

从望城到福建
一整夜的水
落向下游

风一直在吹的清晨
就像是旅行中的
某个清晨
    
瓶子挂在树上
对面的山上,开满了瓶子

《那些雨中还在行驶的汽车 》

在雨中还在行驶
在雨中行善
雨在车流中和雨一起行驶
雨从未见过像自己一样匆忙的

你抱着脚架跟我挥手说再见  雾雨浮荡起一扇扇朝南的窗  模糊了一对对车灯的光

天色群青  忽然觉得好温暖好好看

© 伊塔。/Powered by LOFTER